您當前的位置 : 台州在線 > 

抗戰劇需要走出夢幻貼近真實

責任編輯:陳勝 楊灩北 台州在線 台州網絡電視台 發佈時間:2017年02月02日 12:52 閲讀次數:244次
    字號: T | T

       作者:鄧海建

        在國產抗日雷劇使出洪荒之力亦難擋臭雞蛋和爛番茄的時候,主旋律的美國戰爭片卻輕飄飄地在全球攻城略地: 《美國隊長3》2016年海外票房佔比64.6%;成為全球票房年度之首。 

    抗戰劇需要走出夢幻貼近真實

        不比不知道,一比睡不着覺。同樣主旋律,同樣炫神技,結果卻天壤之別。雷劇的小船,説翻就翻,死相難看;而大片的舞台,風光旖旎,還荷包滿滿。於是問題就來了:為什麼《美國隊長》不被吐槽為“抗德神劇”?

        憑心而論,《美國隊長》裏槍林彈雨中赤手空拳打敗成百上千的敵人,這種神乎其技的本事,深究起來和手撕鬼子其實也差不離了,為什麼《美國隊長》沒有被貼上“抗德雷劇”的標籤?有兩方面原因:第一,《美國隊長》從一開始就告訴你“我是科幻片”,然後它做了科幻片該做的事情;但是大多數國產抗日神劇告訴你“我是抗戰片”,然後做了科幻片該做的事情。在劇情設計的合理性和邏輯性來説,《美國隊長》更尊重觀眾的智商。第二,羅素兄弟講述的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正義與反派的故事,也不是一個單純的對與錯的故事,因為生而為人,所以每個人都有弱點與動機。在人物設定上,《美國隊長》更尊重有血有肉的靈魂。

    抗戰劇需要走出夢幻貼近真實

        “人民不是抽象的符號,而是一個一個具體的人,有血有肉,有情感,有愛恨,有夢想,也有內心的衝突和掙扎。”這話是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原文。文藝創作如此,影視製作亦然。披個正劇的外衣,卻沒有有血有肉的靈魂,空談歷史、虛化英雄,到最後,適得其反,不僅模糊了歷史唯物主義的本來面目,也讓民眾對英雄與史實懵懂混亂。這裏其實是兩個層面:第一,嚴肅的正能量,不是非要板着面孔訓人。也可以適度輕鬆、適度幽默,甚至藉助動漫等形式來表達核心思想,但,最底線的規則,是保持人物飽滿而本真的特點,千萬別想着以“高大全”的虛構,去糊弄審美早已升級的大眾文化。第二,歷史劇也好,抗戰劇也罷,説到底,還是契合傳播規律的文藝作品。自己都不願意相信的劇情,就別拎出來矇混市場與受眾。就像《美國隊長》中展現的多是納粹的“惡”、而非敵人的“弱”,對手很強,但主角努力擊敗了對手,主角更強。但我們的國產雷劇,往往將鬼子們打扮得像弱智一樣蠢得無可救藥,這反而讓觀眾哭笑不得——這哪裏是雙方血戰,簡直是大人逗小孩玩。只是,真相越來越清晰的歷史,是這麼塊任人捏造的橡皮泥嗎?

        “取法於上,僅得為中;取法於中,故為其下。”抗戰劇當然要拍,歷史劇也不是沒有市場,一切大有作為,一切百廢待興。真正的問題是,我們能否從《美國隊長》的勝出中找到規律所在。虛構的英雄,反倒更“真實”;真實的英雄,反倒更“夢幻”——錯位與缺位之間,不過是“得法”與“不得法”之別。文藝創作之“法”、影視作品之“法”,見人見情見故事,但,這些人情世故的遼遠與深厚,鬚根治在中國大地之上、根治於價值情感的普適規則裏。(鄧海建)

    原稿作者:光明網